【重磅】最新企业资质标准框架(征求意见稿)的分析和几点看法

原标题:【重磅】最新企业资质标准框架(征求意见稿)的分析和几点看法

文/吴光龙(微信公众号:建筑前沿)

这是建筑前沿的第639篇原创文章

7月2日,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办公厅发布了关于《建设工程企业资质标准框架(征求意见稿)》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(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),力度大,诚意足,为此我想借“建筑前沿”谈一点点个人想法,抛砖引玉,供大家参考、讨论。

建设工程行业的企业资质管理,是我国的特色之一,是行政管理部门管行业的主要抓手。企业资质也是各类工程企业的头等大事,因为这是事关企业能否入市竞争的关键所在。

这次征求意见稿对企业资质标准框架改革的力度之大,范围之广,让人意外,有人欢喜有人悲。征求意见稿对大量的资质类别和等级进行了压减,具体的数据如下:

从横向的资质类别来看,工程勘察资质由原来综合、专业、劳务3大类共15项,变为了综合、专业2大类共4项,类目减少约73%,直接取消了工程勘察劳务资质。

设计资质从原来的综合、行业、事务所、专项4大类195项,变为了4大类35项,大类不变,但类目减少约82%。

施工资质从原来的3大类49项变为了4大类28项,总体类目减少约43%,专业承包资质从原来的36项缩减为12项。但大类增加了施工综合资质,施工总承包资质增加了民航工程施工总承包资质,值得关注。

监理资质从原来的综合、专业、事务所3大类16项变为了综合、专业2大类11项,总类目减少了约31%。

从纵向的资质等级来看,这次征求意见稿压减也是非常厉害的。其中,工程勘察、设计、施工、监理的综合资质都只设甲级,工程各阶段的行业资质或专业资质,也普遍从原来的一、二、三级调整为基本只设甲、乙级或不分级,因此,企业资质的等级压减,这次也基本减少了接近约三分之一。

可以看到,这次企业资质改革的征求意见稿,重点就在“留”、“撤”和“并”三个字上,这是简政放权的具体体现,是国务院层面顶层设计外压改革的体现,更是与时俱进改革的体现。

自2017年02月24日,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建筑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意见(国办发〔2017〕19号)文件,要求有关部门深化建筑业简政放权改革,完善工程建设组织模式,加强工程质量安全管理,优化建筑市场环境,提高从业人员素质,推进建筑产业现代化,加快建筑企业“走出去”等七个方面内容以后,住建、交通、水利等各建设主管部门也立即行动,颁发部门文件减少各类行政认定,大大地减少了各类建筑企业的非市场化负担,让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企业自身的建设和发展上来,但也存在着发文管理零碎化、片段化的现象。为此,2019年8月1日,国务院办公厅又发布了关于印发全国深化“放管服”改革优化营商环境电视电话会议重点任务分工方案的通知(国办发〔2019〕39号),通知对建筑业行业的行政管理,特别作了定量和定时的要求,让相关部门务必加快改革速度。

但这次减少的企业资质数量之多,如果按征求意见稿实施,已经完全达到,大大超过国办发〔2019〕39号文的定量要求(第四点第二条:大幅压减企业资质资格认定事项,力争2020年底前将工程建设、测绘等领域企业资质类别、等级压减三分之一以上)的目标,令人十分意外。

国办发〔2019〕39号文对企业资质的定量要求

虽然企业的资质广受诟病,但也不是说一无是处,它已经成为了我们中国建筑业管理的特色之一,发挥了巨大的作用。

比如,在行政管理端,企业资质管理的威力是非常大的,对相关的企业也有很强的震慑作用。企业由于管理不善发生质量安全事故,或是有关部门在实地核查时发现问题,那么管理部门只要对这个企业进行企业资质的降级甚至撤销,就会对这个企业造成巨大影响,从而形成强大约束力,有效管理。

在企业这一端,很多公司是受益于这个企业资质制度的,特别是有些资质战略实行早的企业,因为较早取得了较高的企业资质,这些拥有高企业资质的企业,一方面可以很方便地进入建筑市场,另外一个方面,高资质也成为企业宣传的最大品牌,成为企业获取人才(包工头)合作的重要资本。也有一些企业,因为资质的因素,靠着收取的大把挂靠费,过着税务局一样的舒适日子,再加上给项目经理融资收些利息,看起来“土里土气”的建筑企业俨然成了“高大上”的现代金融企业。

从这个角度上说,没有所谓好的政策和坏的政策,只要研究好,用好了政策,那么这个政策对你来说就是好的政策。当然,这次征求意见稿的出台,也是有两面性的,几家欢喜几家愁,有些资质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,有些资质则是感觉自降身份了!

工程勘察设计企业,由于大量的类别合并,丙级自动成了乙级,资质涵盖的业务多了很多,业务的规模也可以大很多,只要他们有能力拿到业务,资质或许不再是这些企业最大的绊脚石了。

作为占工程建设中价值比重最大的施工企业,总承包特级可以说能因为这个征求意见稿笑得合不拢嘴了,它可以跨行业干任何规模的业务,特级资质成为了通往任何工程业务的“绿卡”,现在的一项特级资质相当于原来的10项特级资质,等于说原来的一项特级资质,增值了10倍。

总承包一级企业哈哈大笑,在他们的资质专业内,他们现在任何活都可以干,当然也可以和特级企业竞争。

总承包、专业承包三级或设计丙级资质的企业暗暗地笑,他们做梦也没想到,一个文件出台,自己的业务承接能力就高了一个等级。

包工头内心在笑,以后不用找劳务企业开票了,自己干哪行的劳务,就注册哪个专业的专业作业资质,不用再找别的企业老板签字,自己一签字,纳完税,钱就到自己口袋了。

反过来,也有一些企业黯然神伤,不是吗?有得总有失,世间方能平衡。

总承包二级企业有点郁闷,他们费了好大的劲从最低等级升了上来,现在,一个文件出台,他们又被打回了最低级的原型。

专业承包的企业很尴尬,由于总承包的资质涵盖所有的建设业务,因此,他们可以拿着总承包的资质去接专业承包的活,而且市场上,放专业资质招标的项目,也是比较少的。很多只有专业资质的企业,他们发现,征求意见稿以后,其实他们就是新版本的劳务企业,这该怎么办?还是赶紧申请改成总承包或是劳务企业吧。

当然,既然这是征求意见稿,在7月17日截止之前,我也提几点意见吧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是正能量。

1、设计、施工阶段的企业资质类目不能很好地对应。我们可以看到,这次虽然资质进行了大量的裁剪,但设计行业和施工行业不能很好地对应起来,比如设计行业里面的煤炭、轻纺农林商物粮、机械、冶金建材、医药等行业设计院的成果,在施工阶段,不知道要对应哪种总承包的资质去实施,以前这些或没什么要求,那今后比如煤炭的项目、造林的项目等,该用什么资质承接呢?

2、总承包资质的类别和建造师资质的类别不能很好地对应。总承包资质有13类,而对应的建造师资质,则只有10类。这样企业资质和个人资格不对应,无疑会徒增一些困扰。

总承包类别

一级建造师类别

3、不能很好地体现与满足现在各学科交叉、融合的趋势。这体现在设计和施工资质上,分工还是过细,不利于学科融合。比如,在大学里,都强调光、机、电、通讯融合,不同的学科相互渗透,提高竞争力,但在我们的设计行业里还有机械、煤炭等过细的行业,建议设计的煤炭、冶金建材合并为矿业工程行业,当前的工程行业,单纯的机械几乎没有,机械、电力、电子通信、广电等合并成机电专业,应是可行之道。施工的总承包资质,建议合并成和建造师一样的10项,方便执业人员选择和考核,过细的专业,确实是不太适合的。

4、导向还不够明确。个人觉得,企业资质本身应该是为市场服务的,为解决市场中发生的各种问题发挥具体的导向作用非常重要。这次征求意见稿,确实对资质进行了大量松绑,但人们却没在里面看到多少导向,有点新瓶装旧酒的感觉,心意还不够。特别是在提高从业人员素质,推进建筑产业现代化等方面,通过资质牛鼻子来牵动的着墨非常少。

目前我国建筑业的两个轮子是工程总承包和全过程咨询,但这次资质的改革,具体的配套和衔接,还有待继续落实。

5、人才培养和企业资质的关系还有待理顺。我们都知道,目前我们建筑业的人才培养,存在着过于考试化的现象,缺少分级递进和同行评价。我感觉这是有所偏颇的,我们的一级建造师,可以干任何大项目,但他们却只通过考试评价就完成,这是不合理的。考试是基础,但适当的同行评价加关联资质管理系统,我觉得是可以做得更好的,这种现象目前甚至发展到了大型项目都有挂靠的现象,非常危险。另外我国还存在着施工管理人才(包工头)虚名化、施工作业人才技能培训不足的困境,很多有资质的企业,都不养包工头和技工人才,造成了这两类人才目前无法被统计分析的窘境,这是很具讽刺意义的,要改变的,但这次没有着墨有点遗憾,期待下次细化时能改变。

总的来说,这次住建部的企业资质改革,应该说是一次顺应了潮流、“上接天线下接地气”的好事,我们也期待,通过这样的改革,我们的建筑企业能更好地强身健体,为中国的国民经济健康发展贡献更大的力量。改革过程中还有不足,但我相信能够通过持续的改进,得以消除。相关企业也不要慌张,认真研究,积极应对,拥抱变化,寻找自身立足之地,这才是我们这次建筑企业资质改革的正确姿态。

END

本文 来自外部投稿, 作者吴光龙, 作者系建筑自由人, 文章所列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攀成德立场。

本文首发于建筑前沿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如需转载请在文章下方留言。 

文章转载于搜狐号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,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。

暂无评论

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!
立即登录
暂无评论...